晋商、徽商 现代与历史的“龟兔赛跑”

时间:2011-08-16 | 来源:商会经济 | 编辑:网站编辑 | 点击:

[导读]:新晋商、新徽商,中国历史上一北一南两大商业劲旅的后裔,现代商业社会中正在崛起的后起之秀。透过他们热切的目光、坚定的脚步,仿佛让人看见历史的沧桑和变迁。重塑或者超越历史辉煌,这是新晋商、新徽商们励精图治所希望实现的愿望。 知本英雄登台 民营性

 


 
 

 
新晋商、新徽商,中国历史上一北一南两大商业劲旅的后裔,现代商业社会中正在崛起的后起之秀。透过他们热切的目光、坚定的脚步,仿佛让人看见历史的沧桑和变迁。重塑或者超越历史辉煌,这是新晋商、新徽商们励精图治所希望实现的愿望。 
 
 知本英雄登台 民营性今不如昔
 
  新晋商的“领军人物”,海航集团董事长陈峰、百度CEO李彦宏、山西安泰集团董事长李安民等可谓声名显赫、光彩照人。包括台湾鸿海集团董事长郭台铭这样的台湾首富也是晋商。据说,香港富豪霍英东也是山西籍人氏。
 
  而徽商的阵容里,有2005年的“年度经济人物”奇瑞汽车的尹同耀,江淮汽车的左延安,荣事达的仇旭东、马钢集团的顾建国等“久经沙场”的国企老将,和慈善榜人物余渐富、李炜等民营企业家。
 
  在晋商、徽商没落、沉寂百余年之后,有了继承祖辈先志的“扛旗者”。人们对“知本英雄”陈峰、李彦宏、尹同耀、左延安们寄予了厚望。
 
  但相比晋商“平阳、泽、潞富豪甲天下,非数十万不称富”,“ 山西太谷县孙姓,富约两千余万,曹姓、贾姓富各四五百万,平遥县之侯姓,介休县之张姓,富各三四百万……介休县百万之家以十计,祁县百万之家以数十计”的古时情景,今时晋商的阵容无论如何也比不上当年的气势。徽商的情况也相仿。
 
  先看晋商,确切地说,新晋商目前的群体并不大,除了山西当地比较知名的山西安泰集团的李安民、海鑫集团的李兆会外,其他如百度CEO李彦宏、深圳赛格集团董事长孙玉麟、天津顺驰集团董事长孙宏斌、海南航空公司董事长陈峰等都属于“晋籍商人”。这些山西之外的“晋籍商人”与省外发展的浙商所不同的是:后者大凡是在本土发展有了基础与实力之后的“外扩”行为,而前者则是“因为在省外”,才有了更好的发展。
 
  如果剔除这些外省发展的新晋商,山西本省的民营企业家更少,非但民营企业家少,真正民营化的企业家更是少至又少。这样说,一是指山西的经济成分中,至今仍是国有企业占绝对的主导地位,二是说当地许多民营企业的发展靠的还是资源的垄断性而非经营的市场性与民营性。事实也如此,山西的“轻民性”,使得左右逢源的浙商,在山西的发展进度也缓于其他地方。在山西的浙商大体停留于零散项目投资与建设,而未能参与资源型、公建型等大项目的发展———山西政府很少向民营企业放开。
 
  而新徽商代表亦是如此,“安徽的民营经济最近几年有了较大的发展,占了经济总量的五分之一。这里面还包含了不少在安徽发展的浙商企业的成分。”安徽省《决策》杂志的陈新主任如是说。
 
  而历史上的商帮,无论是晋商还是徽商,其发展虽然存在一定程度的“官商勾结”,但在产权上是清晰的。可以说,民营性,本来就是商帮的一个特性。
 
 
能源产业独领风骚 商业资本今逊于昔
 
  近年来,“山西炒房团”的风光几乎盖过了“温州炒房团”。这让人们注意到山西财富阶层的出现。
 
  但山西富豪似乎都比较低调。他们愿意一掷千金购豪宅而不愿意畅谈创造财富的苦与乐。其原因,在于山西富豪大都为 “黑色”,即因煤炭而成富豪。有数据表明:2003年进入中国民营企业500强的13家山西民营企业,11家是做煤炭行业出身。
 
  与此相应的,山西的产业结构,能源原材料的“一枝独秀”尤其突出。山西省煤炭、冶金、焦炭、电力、机电、化工、建材等七个行业的销售收入占全省规模以上工业的比重达到94.8%%;能源原材料等传统产业占了绝对主导的地位。
 
  无独有偶,安徽的产业结构中,主导产业也是钢铁和煤炭。能源产业的兴盛应该是新晋商、新徽商的幸事。相比历史上晋商、徽商因商业资本的兴起而发展,又因商业资本没能及时转为产业资本而渐趋衰落的历史宿命来说,产业基础和产业积淀,是新晋商、新徽商重振雄风的新起点。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奇瑞汽车的尹同耀、江淮汽车的左延安,马钢集团的顾建国、荣事达的仇旭东、海螺集团的郭文参等“制造英雄”的崛起,为新徽商进入重化工业时代的“后发制人”打下了很好的产业基础。
 
  但经济社会,商贸流通始终起着血液般的作用。“流通”,要“流”才能“通”。曾几何时,“无徽不成镇”、“无徽不成商”、“无晋不成行”的“约定俗成”变成了“无浙不成市”的说法?
 
  “商路遥远,汇通天下”是晋商、徽商叱咤风云的看家本领。清代初期,山西商人的货币经营资本逐步形成,不仅垄断了中国北方贸易和资金调度,而且插足于整个亚洲地区,甚至把触角伸向欧洲市场。从蒙古草原上的骆驼商队,到吴淞口正在出海的商船,都有山西人在计价核算。
 
  与晋商相对的,徽商不仅以盐典茶木等行业著称,而且也插手海上贸易;边陲海疆无不留下其踪迹,控制着横贯东西的长江商道和纵穿南北的大运河商道。
 
  爱跑的晋商、徽商到了今天却变得喜“静”不喜“动”了。这样的性格特征也许可以从太原、合肥等的机场建设可见一斑。在太原机场,会诧异地发现太原的机场建设不但简单,而且候机的人员稀少。难怪乎有人抱怨,连山西汾酒、山西陈醋的“足迹”都越来越少见了。
 
  当然,新晋商、新徽商的队伍里也有善于经商,在市场的浪尖上历练的弄潮儿。把“徽商”这一历史上著名商团的名称变成注册商标,且当作集团商标———徽商集团董事长蔡文龙演绎了徽商善“商”的传奇。2000年,他将由原安徽省物资局转制而来的国有企业更名为徽商集团,并在短短的六七年时间里,不仅迅速使企业扭亏为盈,还使徽商集团排上了中国企业500强第146位;2004年,国家确定的重点培育20家大型流通企业中,名列第九,成为我国中西部地区经营规模最大的流通企业。山西大同华林商厦的董事长李光忠在整合了贵都金帝之后,开始了商业联合的整合之路。但怎奈这样的商贸界精英在今日晋商、徽商的队伍中实属凤毛麟角。
 
资本新贵势单 威猛之势赶超“票号爷爷”
 
  不喜欢被人贴上晋商的“标签”的李彦宏,仍是山西人推选的新晋商的领军人物之一。
 
  不管李彦宏是否以晋商为荣,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山西人,他的成功也许在于承继了晋商的血脉又超越了晋商文化的局限。生长于山西,学成于北大,又走入华尔街,迈入全世界IT精英的汇聚地———美国的硅谷,回国之后成为“海归”创业者。这样的“东学西就”,终于造就了2005年8月5日,百度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首日挂牌即以354%%的涨幅创造了美国股市213年来外国公司首日涨幅的最高记录。
 
  凭借资本之翅,“一夜暴富”、平步青云的财富故事相比先时晋商的“票号爷爷”们,要潇洒得多、快意得多了。
 
  同样因资本运作令人叹服的还有新晋商代表,海航集团董事长陈峰。12年的艰辛打拼,海航这个最初由海南省政府投资1000万元发展起来的公司在他的率领下成长为拥有中国第一家A股、B股上市的航空公司,总资产达400多亿元人民币,位列中国企业500强前200位之内,创造了中国航空界发展的奇迹,创造了在两种体制过渡中中国企业发展的奇迹,被中国经济界称为“海航现象”。
 
  但李彦宏、陈峰等“资本新贵”在新晋商的队伍里毕竟有些“势单”。山西省的A股上市公司仅22家,就是比起安徽省43家上市公司的数字来也是一个小数。
 
  数字的差距,体现的是安徽本土的“资本新贵”比本土新晋商更多、更活跃。安徽经贸投资集团的董事长武大安,有着平和的微笑和从容的气质。
 
  作为一家专业的资本运作公司,武大安的公司主要业务是参与安徽省大中小企业的改制,就是通过改制、重组、收购等“手术”改造国企,并进一步把这些企业推向资本市场。
 
  他所领导的公司曾经帮助国内一家高科技企业到海外上市,经过规范的辅导和改制之后,这家最初注册资本只有300万元的小企业,最后在海外筹到60亿元的资金,完成了上市融资的目的。
 
  如果说,武大安手上的资本之剑受之于国有企业的授权,安徽民营富豪魏超则向人们展示了现代徽商的资本才能。
 
  从魏超身上,人们还看到了徽商的经商天份。他和他的合作伙伴在1995年创建“新长江集团”,开发商贸交易市场,并拥有国内最大的电子商务网站之一的“中国商务王牌网”,这使传统的商贸流通加上了电子商务这一现代载体。1998年“新长江”又建成了中国商品交易安徽分中心,并在1999年收购上市公司“华联商城”,之后改名为“渤海物流”。而透过并购及早先的资产运营,由魏超实际控制的新长江集团总资产已达25亿,而其个人财富早在2004年就已达4.2亿。
 
  然而,无论李彦宏、武大安们怎样的努力,其掀起的资本之浪都难及晋商票号的大势磅礴。与当年“票号爷爷们”叱咤风云相对应的,今日之中国,成了国外风险投资家们的乐园。资本软肋,急需振作。
 
“龟兔赛跑”的现代结局?
 
现代社会,随着全球经济一体化的深入,中国商帮,其地域性的特点逐渐淡化。
 
  事实上,淡化的应该是地域的局限,地域文化中的精粹应该得以继承和发扬。为什么山西省外新晋商的名号更让人怦然心动?就是因为他们的骨子里既有晋商文化的精髓又有开放城市大融合的素养提升。
 
  史玉柱的起起落落演绎在中国不同的城市之间。但他的精神深处,始终荡漾着徽商的情愫与顽强不屈的徽商精神。
 
  当然,时代在变,不但企业家在“逐水草而居”,古老的中原大地也在变迁。
 
  走近山西太原的平遥古城,你会发现:当年闻名天下的“日升昌”票号,这座中国第一家专营异地汇兑和存、放款业务的票号,被誉为中国现代银行的“乡下祖父”的所在地,如今与其相隔约3000米远的地方,树起了一座叫做“晋源泰”的民营金融机构———去年12月28日,这里成立了新中国第一家小额放贷试点的民营银行。历史,在这里交汇,构成了新的风景。
 
  于是展开联想:晋商、徽商,500年的辉煌,曾经演绎了“龟兔赛跑”的喜剧。在历史剧中,晋商、徽商显然是清醒的“兔子”,遥遥领先于古代中国的商圈。拿现在的晋商、徽商和历史比,和浙商、苏商、粤商、闽商等商帮相比,大概算得上是“龟”,且是比“兔子”贪睡的“龟”。
 
  如此类比,并不是给晋商、徽商泼冷水。因为,现代版的“龟兔赛跑”,有一个很大的改变———比赛环境的改变。如果说,先前的“龟兔赛跑”是在陆地进行,现在的赛跑是在“海”里展开的。
 

  “龟”的生命基因善游泳,这是他们在现代版“龟兔赛跑”中所拥有的优势。事实也如此,无论晋商、徽商,无论是要打造商业资本、还是产业资本、金融资本,市场经济观念的革新,以及对传统商帮文化的继承是其畅游商海的根本“法器”。

分享:分享到百度i贴吧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如触犯规则,中国商会经济网将举报并追究责任!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